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诚信文化分会    主 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演艺

怀旧综艺的情怀,要由与其匹配的价值输出点燃

时间:2022-11-15 14:20:46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郑焕钊

  近日,真人秀《快乐回来啦》连续三日热播后收官,该节目以六位07届快乐男声选手在象山养鹅、珍珠、海鲜产业的体验为内容,既创新了男团公益的综艺形式,更发挥了07男团综艺的一贯优势。事实上,如果算上之前收官的《快乐再出发》《想唱就唱的夏天》以及正在录制的《我型我秀》团综,这种以早年选秀团体的重新“合体”引发观众怀旧情怀的慢综艺,开启了一种“团综”真人秀的新趋向。

  然而,与07快男的《快乐再出发》《快乐回来啦》的高口碑高热度不同,09超女的《想唱就唱的夏天》却不仅热度一般,更全程引来一片讥评。其冷热反应表明:单纯的情怀消费并不能保证节目的口碑,只有建立在准确的节目定位与恰当的价值输出基础上,才能让怀旧情怀发挥最大的能量。

  《快乐回来啦》发挥了07男团综艺的一贯优势

  怀旧团综的出现,是近期涌现的新型怀旧综艺的一种类型。包括《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声生不息》《欢迎来到蘑菇屋》《快乐再出发》《想唱就唱的夏天》《快乐回来啦》在内的一众节目,尽管没有将“怀旧”作为主打标签,却在“我要唤醒”“我要突破”“再就业男团”等口号下,包裹着怀旧的情感内核。这些节目充分挖掘“旧”人、“旧”作、“旧”事、“旧”情的若干要素和层面,通过“旧人+新模式”的方式,多维度激发情感与记忆的互动,引发情怀消费。从文化经济学的角度,怀旧综艺本质上是文化资源IP化运作的一种方式。它将“旧人”“旧作”作为一种文化资源,通过挖掘和撬动其所蕴含的集体记忆和怀旧情怀,来实现文化资源的再生和文化价值创造。

  事实上,主打“怀旧”主题或元素的综艺节目并不鲜见。但与《年代秀》《围炉音乐会》《王牌对王牌》等传统卫视综艺,或将怀旧作为节目的主题,或在节目环节中设置怀旧元素不同,近期这些网络综艺则充分挖掘艺人资源,将“怀旧情怀”与成长叙事结合起来,凸显真人秀的制作方式。其模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为以《声生不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为代表的舞台型快综艺;另一种则为生活流慢综艺,《快乐再出发》《想唱就唱的夏天》等怀旧团综就采取这种制作模式。

  从对怀旧情怀的调动的层面来看,舞台型快综艺将舞台表演作为怀旧的重心,以经典作品所包含的独特的、丰富的记忆为媒介,勾连起包括艺人和观众在内的不同主体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的情感和经验的多维度关联,通过撬动经典作品在不同代人之间所形成的怀旧能量来达到节目效果。与之不同,生活流慢综艺则建基于某种充满细节的生活情境,通过选择一群观众熟悉的人,让他们在特定的生活情境中共同生活,借助彼此之间的熟悉与亲密无间以形成独特的化学效应。嘉宾之间的生活态度、生命感受、理想追求和彼此之间的友情的总体融合形成一种具有时间感的精神治愈力量。前者以舞台表演竞技为中心,串联起艺人的生活与梦想,后者则以生活为中心,串联起音乐与故事。

  然而,单纯的怀旧情绪的调动未必能成就一档既有热度又有口碑的优秀网综。作为舞台型快综艺的《乘风破浪》与《披荆斩棘》的口碑差异,与作为生活流慢综艺的《快乐再出发》《快乐回来啦》与《想唱就唱的夏天》的冷热分歧,就凸显出怀旧网综背后更为根本的节目定位与价值观输出问题。

  以《乘风破浪》为例,该节目创意在于突破其时火热的青春偶像团综节目的单一类型,而以一群上了年纪、或曾退隐的艺人明星的“理想、激情的再出发”“对自我价值的再肯定”为中心开辟新的节目赛道。然而节目却没有坚守这一定位,而是或陷入对青春偶像女团唱跳竞技模式的追逐(第一季),或过于突出团队的内部冲突与矛盾(第二季),又或者过于强调输赢竞争(第三季凸显联盟赛制本身),导致“女性再出发”“价值再发现”的节目创意内核没有真正得到表达,真人秀的介入未能真正将中年女性更为丰富的人生经验,及其在表演内外的真人秀情境中所呈现的、与之匹配的人生态度和价值选择上。《想唱就唱的夏天》的“遇冷”同样源自于对节目所标榜的“她们对音乐的热爱”“因为不同际遇而走上不同道路”的内核缺乏深度的挖掘,导致怀旧情怀缺乏匹配的载体与灵魂。节目既没有通过深入挖掘这群“超级女声”在当年赛后至今不同个体背后的经历与故事,去展开她们走向不同人生选择的主题及其背后的生命感受,也没有通过节目的环节介入激发观众的怀旧记忆与情怀,以重温她们的音乐梦想和热情依旧。更为关键的是,她们之间缺乏“0713”(07年快男全国13强)的那份亲密无间,使怀旧团综缺乏给人价值输出的团魂。

  构成鲜明对比的是,《披荆斩棘》尽管其框架也是舞台竞技,但其口碑热度俱佳主要得益于准确地挖掘这群中年男性为主体的“老艺人”的多重怀旧特质,而弱化输赢观念,赛制、训练与日常表现的是这群“老男人”所具有的中年姿态、人生智慧与葆有的少年情怀和兄弟情感,让“怀旧”与“重燃”相得益彰。与之类似,《快乐再出发》《快乐回来啦》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群虽经历沧桑而葆有对音乐理想主义,熟悉而又毫无包袱的中年艺人(07年快男全国13强)的真实而自然的碰撞,善意的自我调侃、真实的情感流露、本真的性格呈现。真实、纯粹、真诚、实力、感情好、感动等成为出现频次最高的弹幕词汇。网友“夜礼服假面”在豆瓣上这样评价,《快乐再出发》“让我看完后突然不害怕年纪渐长了,因为只有你足够老、老到能对经历过的事不在意地说起、甚至能够自己调侃自己,那些事才算真的过去了,你也才叫做真的长大了。”这可以说是对节目价值观最好的表达。而这样的节目效果,有赖于节目的准确定位,通过各种节目环节(猜歌名、猜图片等)的介入最大程度地调动观众的怀旧记忆,随时歌唱随时创作让音乐理想与坚守具体直观地触动观众,而“兄弟”之间的默契、包容与理解更产生感动的力量——一种让人怀念、日久弥新的团魂。

  如果说,《披荆斩棘》是《乘风破浪》的后来者,其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关键在于找到适当的的节目定位,能够充分、深刻地去挖掘不同艺人对象身上的怀旧特质,并以之形成准确的价值输出的话;那么《想唱就唱的夏天》对《快乐再出发》的复制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败笔,其口碑热度的“冷遇”既反映出节目对怀旧团综作为一种慢综艺所需要的“有趣的互动”与“人生韵味”的规律的把握不足,更暴露出其缺乏准确的节目定位和价值输出的误区。

  事实上,真人秀模式下的怀旧网综,无论是舞台型快综艺还是生活流慢综艺,都需要处理好人们对“怀旧感”的三个层次:“重逢感”所带来的期待感和好奇感: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异质感”所带来的与时下不同的特质:他们有什么我们不认识的一面?以及“真实感”所带来的那种互相之间的纯粹与快乐:感情和理想上,他们还是我们认识的那样!怀旧因素的呈现只是怀旧情绪的表层,只有对“怀旧感”背后的故事和价值的深入开掘,才能呈现出怀旧网综的真正魅力。(郑焕钊 作者为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上一篇:史诗级交响乐震撼登场 献给至亲罕见新春礼物

下一篇:返回列表

编委会 | 网站简介 | 机构设置 | 会员简介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诚信中国网@2021 京ICP备13008251号

网站维护:中安观研究院互联网科技中心网站制作联系:010-57130801

如有侵权,敬请在一周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本站新闻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